New Arrival Blog
New Arrival Blog
New Arrival Blog
銷售據點

Dr. Martens X 小白兔通訊▐ 貴人點名 - 《大放》與《蒼白》的電音旅程 _ 專訪邱比、Ruby Fatale鹿比 ∞ 吠陀

截稿時間雙雙入圍金音創作獎電音獎項的邱比與Ruby Fatale 鹿比吠陀,都參與了2017年貴人散步音樂節,在「電音強過搖滾」的創作潮流中,兩位個人風格鮮明的創作者各自面對創作的破格與音樂生涯的目標規劃,也己經找到面對未來的角度。


推薦人:
小白兔唱片創辦人、LUCfest貴人散步音樂節共同創辦人 葉宛青

大學還沒畢業就創立小白兔唱片,認為賣音樂不分格式,門票、唱片、MP3都一樣,除了分享好音樂也可以幫助創作者,曾經試圖換跑道,卻始終離不開音樂。





邱比Chiu Pi

畢業於台灣北藝大戲劇系,電子音樂人邱比自2013年始發行個人專輯《我們:就要相愛》、《正正》,2016年參與大陸歌唱節目《中國好歌曲》,引起大量媒體樂迷關注,並於2017年成為ROKON滾石電音旗下音樂人。2017年底推出的專輯《大放》在今年6月連續獲得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2017年度十大專輯」、新加坡Freshmusic音樂雜誌「年度十大專輯」及第18屆華語音樂傳媒盛典「年度電子藝人獎」,今年3月至7月,「邱比CHIU PI巡迴演唱會:上下一方」在中國大陸與台灣17座城市舉辦,早鳥票不到一小時即售罄,18場演出更以絕妙燈光舞台設計令眾多樂迷感到驚喜。


一般電子音樂帶給人的印象總是冰冷,邱比的現場演出最常被提到的是「仙氣」、「神秘」等字眼,細聽作品樂句、字詞間卻感受到一股人性溫暖,氣音式的唱法透明飄渺如同鏡裏的自己正在低語,聽來十分親密。

 


手工藝般的拼接聲音

甫獲得多項大獎的專輯《大放》,邱比透露製作過程就像手工藝一般精密「一個字一個字唱錄進去,再用最好的方式拼接起來」以四種相位、不同quality調校過的四支麥克風,採錄不同的聲音頻率與音色、空間質感,重新組合拼貼後,就像一人分飾四角般在聽者的四面八方環繞歌唱、舞蹈。「因為沒有人這樣做專輯,我們就想挑戰」邱比說,在字詞的切割、選擇上,直接呈現了創作者想傳達的意圖、美學,甚至是文學品味,耗時費工的繁複製作方式,則帶給這張專輯更多溫度,「就像你的文字漂浮在聲響裡」從前後左右各聲道出現的人聲與音樂,對話般地融合交會出更豐盛的聲音整體與質地。「我覺得可能這張專輯就是因為這樣做,所以得了蠻多獎」邱比說,對自我音樂的市場定位十分清楚,人聲聲線並不需透過換氣、唇齒音刻意表現,在專做亞洲電子音樂的廠牌滾石電音旗下,打造的也是電音類型的明星,而非歌手類型的人,就像Daft Punk的機器人聲特殊效果,是作品的內涵之一,邱比說「這就是電子音樂家在做他的華語流行專輯的一種方式」。

 



前衛、叛逆精神

「現在很多類型的歌手節目,讓有音樂、唱歌喜好的年輕人,會以同樣的標準、方式去做自我檢視,大家都活得很痛苦。」談到當初製作《大放》的動機,邱比說想以這張專輯去告訴大家,就算沒辦法唱完一首歌,也能完成自己的作品,「當然我們還是做到很極致了」他說,同時也是對當今流行音樂產業拋出一個大哉問「假設我沒有唱歌,只是一個字一個字念,但我把它剪在一起變成一首歌,這樣算不算是一個好歌手?」抱持著對於社會主流價值的質疑,《大放》以相較華語流行歌曲較少量的人聲、拼剪方式製作,「我覺得是很有趣的」邱比說,這時代需要多一些討論的聲音與空間。

 


對於邱比而言,「歌手」字面上的意思即是唱歌的人,「更精準的解釋是他用他的聲帶作為樂器發聲」,以這樣的思維製作「歌手唱片」的他,不僅成功地衝破了一道主流價值體系中的防線(界線),同時也以相當精準具體的實現,擴充大眾對於所謂「歌手」的想像與認知,「因為我們自稱是前衛音樂人,所以我就很喜歡去觸及這些模糊的地帶」他說,顯然目前大眾已經能接受這樣的想法,下一張專輯就會希望能挑戰其他的東西。



 



「我們這個時代要有勇氣做一場嚴肅的演唱會」

2018「邱比CHIU PI巡迴演唱會:上下一方」最終站台北Legacy,邱比與團隊共同打造出獨特別緻的感官演出體驗,不僅親自設計燈光,也與肯園合作調配專屬香氛,樂迷進場時先感受到身心祥和的氣味彌漫展演空間,同時工作人員引導輕聲細語、拍照不要用閃光燈等,整體靜謐而安定演出時會場相當昏暗,舞台時以高流明數的白光打向觀眾,引領樂迷進入一個近似腦內的幻想空間「幾乎像彌留狀態的一種模糊的觀感,非常純粹的感受」不見台上表演者的神情,只有人形的輪廓、身影,在觀看或聆聽歌曲段落間,觀眾可以帶入任何一個人,「你可以回想到自己的男朋友或女朋友、吟誦喪歌的天使,或是一個唱婚禮歌的教宗。」劇場背景出身的邱比,有意識、目的地設計聲光效果及意象營造,讓觀眾保留大量的想像空間,同時也正是他希望打破台上台下隔閡的一種方式。

 


「這也是一個叛逆、跟主流比較不一樣的原因」將演出定調在一場戲劇、play的觀賞方式,推翻一般大眾對演唱會「熱鬧」的刻板印象,以平行直射的橫向光線設置光柵欄、以「檻」的概念具象化暗示「表演者也是不自由的」,觀眾在幻覺般的戲法中拿回自己主觀下的主控權,相較傳統演唱會將所有鎂光燈聚焦在演出者,邱比運用極簡的象徵元素與光影音色,不斷刺痛與留白,相交編織出巨大的網籠,提醒觀者必須以雪亮、清醒的眼睛審視,「拿回自己對人生的一種判斷」,才得以窺見全貌。

 


讓觀眾拿回主觀的道德空間

如同雙面刃,在邱比劃出的一道白光中,你能選擇將其視為遠而無法觸碰的異域之音,或是選擇藉由他走入自我內心的親密,「你有一個自己掌握自己喜好的一種自由,在這樣的範疇裡,所有的道德都落實在主觀的層面」邱比說,不論是製作專輯的方式、或是演出的設計安排,都希望提供一個未定義、或許混亂的空間「在裡面,你能自己去激發並建構自己」在過程裡得到的強大自信與從容,才是邱比不斷突破與嘗試新規則,而希望帶給觀眾的全部。

 


今年推出的專輯《隱園之美》,延續了他對於精神美學的堅持與追求,以15首純音樂歌曲重新詮釋《大放》,ambient樂風走向呈現靜謐而充滿生機的內在世界,封面更蒐羅排列了15張世界各地的修道院照片,提供平常聽電音的樂迷另一種選擇,「以往在流行音樂工業裡,從來沒有人把修行的符號,或是一種life style放到封面」邱比說,未來也將籌劃在適合的美術館舉辦多媒體展,將創作更全方面地展現,今年底《大放》中所有歌曲MV也將拍攝完成,分享給所有網絡的朋友。






快問快答

Q:推薦 60-90 年代最喜歡的樂團或專輯呢?

APaul Horn / inside the great pyramid

Q:在音樂或生活上,什麼是你最大的堅持?

A:美。

Q:心目中最理想或嚮往的音樂時代是?

A:未來。

Q:玩音樂讓你得到什麼?

A:人物專訪。

Q:時間上有衝突的時候,你怎麼分配音樂與生活?

A:創作跟生活從不衝突。

Q:請用一句座右銘,告訴我們你相信什麼。

ATo be able to be.

 


特別收錄



專輯:大放這張專輯運用大量左右聲道切換,以拚貼方式把歌詞鋪排在聽眾眼前,這是詩的呈現。文字很有力道,演唱時,你以透明感的氣音為主,呈現精神層面的纏綿,溫柔超渡人間眾生的小情小愛,你希望聽眾透過你的音樂得到什麼?

邱比:瞭解自己。

 

關係:你最希望或最喜歡在表演的時候被如何觀看?

邱比:我最喜歡觀眾除了看自己之外。他應該看不到任何東西。

 

美感:你很美,想聽你說說美是什麼?

邱比:美裡面有大自在與放鬆,有把自己奉獻給道路的篤定,有對天地父母心的愛。

 

戀人:戀人是你經常用的字眼,戀與愛有差別嗎?會是怎樣的差別?

邱比:戀是愛的路途風景,愛是一切的原因與答案。





Ruby Fatale 鹿比 吠陀

 

發跡於地下實驗電音場景,獲邀失聲祭、火人節、上帝之鎚等派對演出,電子音樂人鹿比吠陀以文學拼貼幾何意象的靈感出發,將聲音粒子拼貼重組出極富質理的魔幻氛圍。2015年發表首張作品《重力與恩寵》,隔年即獲金音創作獎「最佳電音專輯」,並遠赴韓國Zandari音樂節、美國SXSW、中國天漠、摩登天空草莓等國際音樂節演出,今年2018推出新專輯《蒼白》,邀請巴賴、詹森淮、Night旭章等不同風格唱作人合作,統整駕馭出更加寬廣深遠的作品與企圖。




十七歲時即以黑色奇幻小說《史考特醫生》獲得城邦奇幻文學獎首獎並出版小說,擁有極佳文字及想像能力的鹿比吠陀,音樂作品中歌詞的使用並不多,「他們是同一個能量,只是語言不通」對於她而言,文字與音樂是訴說事情的兩種不同語言,文字擁有的時間性較慢、隱性,而音樂較快、同時也比較具有侵略性,「當我用音樂時就已經把事情講完了,我會思考是否有必要再加上文字」對於文字並不刻意執著,鹿比吠陀的文學性呈現在細膩精緻、且極為戲劇化的編曲結構中。

 

新專輯首曲〈吹笛人偷走我的夢〉以破碎如爆竹的電子鼓擊搭配靜謐的合成鍵盤開場,主旋律鈴鳴迎來整面的光牆,鹿比吠陀擅於將悠揚的器樂聲音融合電子冰冷基調,創造出獨樹一幟的敘事空間,鮮明而強烈的風格源自於她對世界的一套「質地」邏輯,「每個人生長背景不同,過程中會有自己的材質」對於事物的理解不止體現在歌曲本身的聲響對話,更奠基了與其他音樂人合作的方式「我需要知道他們的材質是什麼,再做適合的拼貼」鹿比吠陀說,質地並無好壞,卻有適合與不適合兩種情況。

 



「我希望未來能成為一個不愁吃穿的製作人」曾製作過魏如萱、孔雀眼等不少台灣音樂人編曲案,新專輯更與多位唱作人合作展現對歌曲製作的諸多想法與企圖,鹿比吠陀認為一個好的製作人需要做到「讓每個材質都賦予他一些生命」,了解原創作人擅長的事情、歌曲原本的形狀內涵,再進行調整。而創作者對於能決定整張專輯氛圍走向的製作人,在音樂美感、品味的信賴也是成就一張好作品極其重要的關鍵「就算以後有主流的製作案,他們能相信我的判斷、丟掉原本能work的奇怪框架,然後信任我的決定」鹿比吠陀說,若是未來能專心地聆聽、創造生產出更多不同的聲音,「會是很開心的事情」。

 

談及眾多出國演出經驗,鹿比吠陀對自小生長的台灣音樂場景情有獨鍾,每場演出後與觀眾的互動交流,更是十分重視「我會想知道我聽眾的材質是什麼,為什麼他們會喜歡我的音樂,而且跟我有共鳴?」以謹慎、認真的態度面對音樂、創作與聽眾,鹿比吠陀與世界的關係更像是以塊狀凹凸的創造,試圖捕捉每次連結的真實「生命力」。今年底即將出演LUCfest貴人散步音樂節的她透露,近期正練習以歌唱結合音樂與文字,計劃在貴人舞台以更多人聲vocal呈現嶄新的鹿比吠陀風貌。




快問快答

 

Q能不能推薦60-90年代你最喜歡的樂團或專輯呢?
A:New order - Blue Monday 


Q在音樂或生活上,什麼是你最大的堅持?
A:可以一直維持鮮活和好玩度 


Q心目中最理想或嚮往的音樂時代是?

A:80 


Q玩音樂讓你得到什麼?

A:與人建立更深的頻率交流


Q時間上有衝突的時候,你怎麼分配音樂與生活?

A:我還是會先把音樂完成(因為我是工作狂)


Q請用一句座右銘,告訴我們你相信什麼。 

A:作品本身永遠大於論述


Q最喜歡台北的哪一點?為什麼?

A:喜歡台北的污濁,面具底下有生命力




採訪|葉宛青

撰文|李嘉芳

攝影|桑道仁


原文出處:小白兔通訊10月特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