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Arrival Blog
New Arrival Blog
New Arrival Blog
銷售據點

JUMPER 跳先生的球鞋意志力 FEATURING WITH TRIPPEN

 

作為一個愛鞋之人、穿鞋之人、以及藏鞋之人,每個觀者的主意識所感受於鞋的輕重本就不盡相同,總有些一語難盡、旁人難以辨明的偏愛好惡。有鑑於此,我們在本次企劃便邀來特別訪客跳先生 Jumper,他是一位球鞋藏家,是潮流文化觀察者,在穿套過無數鞋履之後,也自然養成了一雙挑鞋的腳和銳利目光。這篇訪談裡,Jumper 會以一個球鞋愛好者的身份,與我們分享他經歷至今的收藏甘苦。

 

JUMPER 跳先生

JUMPER,這個名字在台灣的街頭文化圈子裡絕對不陌生,他還有很多暱名:跳跳、跳、跳先生,是街頭文化觀察家兼球鞋達人,曾以設計師的身份與國內外品牌有過多次的聯名合作。Jumper 之所以在潮流圈能有如此影響力,他除了在個人粉專 JUPMER 45 對於街頭文化的觀察趨勢有獨到見解、偶有毒舌的辛辣評論,他亦是台灣相當具影響力的球鞋收藏家,曾在 2012 代表台灣到上海參加 Nike Sneaker Battle 比賽,隔年更受邀擔任台灣會外賽的評審團。

 


潮流 看的不只是當下

球鞋對我來說是開啟一切的關鍵

開啟話匣子,Jumper 跟我們提到了對於 ComplexCon 的重視,「Complex 它把流行文化、藝術、美食、運動、音樂等年青人關注的東西結合,白天吃美食、購物,晚上邀請一流的音樂演出及現場表演,讓與會者感受如參加大型慶宴,相偕出席的時尚明星、知名博客主、品牌設計師們都讓今年的 ComlexCon 備受矚目。」這個由強勢的街頭媒體 Complex Network 所舉辦的活動的確帶來了強大的火力展示,Jumper 他也窺視出街頭文化活動跨入了一個新的章節。


街頭品牌活動從一開始的小眾集會,至今在集資單位的巨型資源挹注之下,這些品牌確實有能力策劃嶄新、以及國際型規模的商業活動。「我們也很希望國內能舉行此類大規模的複合式商業活動。我建議除了邀請國內外品牌單位知名人士參加之外,現場還能有藝術家即興創作、交流, 設計師和粉絲們近距離的見面座談會。我想不但能呈現當代知名品牌的設計觀,也能促生本土的潮流及文化風氣。」從 Jupmer 關切的眼神可以看出他期盼推動在地潮流文化的那份心意。


鞋履設計 不變的造型根基

街頭流行瞬息萬變,除了外型以外,故事性、工藝、科技、舒適性都是會吸引我們的地方,而這些元素也正是構成一雙鞋最重要之處。玩鞋二十年了,將收藏的鞋覆類型進階升格、擴展領域的渴望也出現在 Jumper 身上。


「我今天帶來的這雙 Julien David,是我在韓國逛街時看到的。當下不太認識這個品牌,但第一眼的外型跟試穿的腳感都不錯,於是購入。我是一個喜歡研究的人,買回去後就開始上網研究。」Jumper 拿起這雙大家較不熟悉的鞋款跟我們聊到當初入手的經過。在日本生產製造、發跡並且走紅,原由設計師在法國創始的品牌卻用純粹的 Made in Japan 建立起形象,Jumper 告訴我們「透過和這些品牌的網上交流可以慢慢理解,不論或大或小,每個品牌都有它獨特、吸引人的故事。」「球鞋對我來說,是開啟一切的關鍵。」

 


收藏球鞋是一條不歸路

也是一條充滿驚奇的路

提到最難忘的入手經驗,Jumper 回顧到四五年前入手 Don C Jordan Brand 打造全球限量 37 雙的 Don C x Air Jordan 1 BHM 的經驗,適逢 BHM 黑人歷史月成立 37 周年,這雙鞋聲勢水漲船高,「我猶豫了好幾天才決定下手」,沒想到出手老練的 Jumper 也有三心二意的時刻,但是這樣的過程,其實也是收藏必經的過程,「因為沒有買過這麼昂貴的鞋子,原先我的預算九萬塊上下,直到最後一刻還在和其它人在競標,但因為太想要了一直加碼,最後結標價大約是十二萬元左右。」

很多人好不容易買到了這類珍貴,難以取得的球鞋夢幻逸品,會立刻用塑膠透膜包覆起來保存起來,「收到鞋的當天我立刻把它上腳,開心的穿出門和朋友逛街了,鞋子買來就是要穿的!」


高一生打開鞋履新視野

「我十六歲的時候買了人生第一雙 Trippen。」Jumper 透漏了他首次接觸到 Trippen 的回憶,在沒有智慧型手機、網際網路速度超慢的年代,當時想要吸收流行資訊只能多翻翻最新的雜誌,「一開始看到雜誌上報導 Trippen,第一眼就覺得它的外型很獨特,雖然當時我已經買了很多年的球鞋。」Jumper 回憶道「 Trippen 的外型、品牌,全皮革製,這樣的鞋履我之前從未接觸過,覺得非常新鮮。」「也還記得當時的服裝規定是上學必須穿黑黑俗俗的皮鞋,收藏的球鞋也不符合校內的服裝規定,心一橫我們拿著雜誌去問教官:那這個能不能穿來上課?』 教官可能瞄瞄價格心想我們應該也不會真的買下去,便回說:『這是全皮製的嗎?那可以穿來學校。』」



 

抱零錢的少年

「那個時候 Trippen Sparta (俗稱的蟑螂鞋)在台灣非常的紅,加上我當時也想開始嘗試運動品牌以外的鞋款,那時候存了一陣子零用錢,不夠的差額還向同學借了一千元,還記得當天那位同學從他家抱了一個豬公撲滿放到我桌上,裡頭都是硬幣,下課鐘一響我就立刻狂奔往店裡,就算是抱一大堆錢幣,我也想趕快買到人生第一雙 Trippen,你看一個少年當時的心可以多堅毅(笑)。」

沒料到的是,當時熱賣款式的蟑螂鞋,還是全台大缺貨的狀態,卻也因此遇見了另一款經典 Trippen GolfJumper 說「當時店員有跟我介紹,這個鞋款是全手工製造,鞋面、底皆是師傅一針一線縫製,皮革是全植物鞣革,是一雙灌注了工匠師傅心血、品質上乘的一雙鞋。」Jumper 坦白說,這些對當時高一的他來說雖不能全然了解,但心裡有一種微妙的感受,這雙鞋跟之前買的、大量機器化製造的鞋子完全不同。「原來稱呼一雙鞋,除了"很帥""氣墊很大" 這些表象的形容,還可以說它很有誠意"。」





Jumper 早期收藏鞋子時很憑直覺,通常是第一眼就會決定入手,然後才會去深入了解背後的故事與特色;但對現在的他而言,自己也知道鞋櫃裡跟老家存放的球鞋數量已經相當飽合,慢慢地會嘗試接觸鞋履的更多面向。「收藏鞋子二十幾年以來,完好的、損壞的,每一雙鞋的屍骨我還是好好地留存,球鞋的壽命並不會太久,儘管有妥善照顧,也只有五到七年。」Jumper 談到自己這些年的經驗。「而我的第一雙 Trippen 卻意外保存的很好,除了因為沒有化學成份所以較易發霉以外(笑),結構外型其實都沒有什麼損傷,原來有些鞋子是不太容易壞的。」

Jumper
也經由這個體會,目前入手的方向除了話題性以外,更加入了品質與實穿性來作考量。也經由朋友告知才發現,針對台灣熱銷的蟑螂鞋、洞洞鞋、或是切割鞋的 closed 大底系列鞋款,原來在台灣 Trippen 官方就有提供維修及更換的服務,而可供選擇的 closed 底部有好幾種。有趣的是,維修時不一定要沿用原款式設定,可以將大底更換成自己喜歡的款式 ,鞋子換上新鞋底,可以繼續走跳好幾年。Trippen 一直是以高級訂製鞋的觀念在製作鞋履,這也是為什麼它們能一直維持手工製鞋的原因。在台灣的朋友們同樣可以享有定製的服務,定製服務的內容包含指定款式、皮革、顏色、鞋底,定製一雙自己專屬的Trippen鞋款

 


Trippen 從一雙老舊、被廢棄、來自 70 年代的木製鞋底開始,發展出了未來所有故事的開端,包含 Jumper 的成長記事;創新的設計、札實鞋質、低調而將心力專注於健全設計 也就是鞋子本身,使得 Trippen 在大量虛飾行銷的市場中,更顯得高雅而純淨。來自德國的 Trippen 是由 Angela Spieth Michael Oehler 1991 年創立,在 2001~2002 年間一舉囊括日本 Good Design Award、美國 Chicago Museum of Design 以及德國 Red Dot Design 設計大獎,堪謂豐收的一年。時尚產業中每一雙被設計出來的鞋履,都理應有自己的過人之處,而 Trippen 屬人中意之處,除了它的革新外型、德製血統,莫過於用料之優質、純單一工匠巧手製作,全程植物性鞣製,品牌良好且具善意的綠色意識形象。


任性的德國製造

來自德國的 Trippen一直給予人強烈的前衛設計感,Jumper 更加入他的觀察「我對德國的印象一直都是耐用、簡約、品質保證,它們不相信便宜及大量生產而產出的品質。雖然說起來好像有些任性,但其實這才是最保護消費者的方式。」對於街頭潮流深入研究的跳跳也提德國品牌(如百靈牌)跨界與 Supreme 以及 Carhartt WIP 等品牌的合作單品,包然如 adidas 以及 Puma 這些品牌也都有濃厚的日耳曼 DNA 在內,Trippen 的出現在天秤的另一端,讓這整個光譜顯得完整。

「對我來說,造鞋工藝一直都是很吸引我的一環,無論是皮鞋或是球鞋,一雙鞋的誕生,優良且高規格的製鞋工藝絕對會影響一雙鞋的美感乃至舒適度。」Trippen 秉持著純手工製作的規格是吸引 Jumper 的重點,歷久彌新的設計經過數十年而仍顯得獨具魅力,如同近年來球鞋也紛紛回歸到手工製作以及原生製造地的原點上,我們樂見人們把目光放回到這基礎上,這愛鞋的基礎上。

 

EDIT&TEXT_NINE NINE
PHOTO_ULIZ
PRODUCE_SAM DENG

 文章來源:©KEED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