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Arrival Blog
New Arrival Blog
New Arrival Blog
銷售據點

TOUGH AS YOU, 六個十年的永不妥協

六個十年過去,從工廠到節慶、從街頭到舞台,這是一段深刻的旅程。

Pete Townshend在舞台上砸吉他的時候,我們在現場;當龐克運動風靡時,我們也在現場。

一直以來,馬汀都伴隨在勇於表達自我信念的人左右。

我們與你分享喜悅;也與你共度挫折。

當生命朝你臉上揍一拳,我們奮力與你一同踹回去!

這就是TOUGH AS YOU

 

延續上一季的tough as you企劃,今年我們也帶來全新的tough as you故事。這些人在自己堅持的信念上,永不妥協!



Bobby Vylan


PUNK BECAUSE…

Bob發行了一張EP,裡面是他覺得這個世界缺少的音樂。這張EP從製作、錄音、混音到發行,都是他一手包辦。

 

身為一個在英國長大的黑人小孩,Bob總是覺得格格不入。因為他無法融入任何一個群體,在他很年輕的時候就被踢出了校園。儘管如此,這樣的經驗給了他更堅定的意志去追求成功。

 

Bob現在將龐克帶入了一個新的領域,他不是那種當你聽到龐克就自然會聯想到的-刻板印象中的光頭黨-那樣的龐克族。綠色龐克頭和皮衣都被他拋在腦後,他擷取龐克的靈魂融入他自己的音樂中

 

Bob只創造自己想要聽的音樂,他不懼怕與眾不同,也不在乎是否被大眾接受。他喜歡以一種非常獨特、理直氣壯且毫無先例的風格成為龐克場景的一部分,這樣的喜好,也給了他特強的適應力以及耐受力。

 

「如果你說我做不到某件事情,但我認為我應該去做,那麼我還是會卯足全力拚了。」




Lotte Van Eijk



ACTIVISM BECAUSE…


她在一個充斥著對於「完美」有不切實際迷思的平台上,提出對於身體展示以及審美的挑戰。

 

Lotte第一次遇到挫折是在一次她年少時參加舞蹈學校的面試,面試官說她太胖了,說她的身體無法承受一週14小時的舞蹈訓練。

 

這個事件促使她想要宣揚「身體積極性」的概念,一開始她使用攝影的方式,捕捉體型較大的女性做一件事情-一件所有人都能做的事-作為照片主題。但發現這樣的方式所挑戰的界線,還是不如她所預期,因此後來她決定自己做為model去詮釋。她創造了一個Instagram帳號,在上面放了自己的拍攝作品,同時也供給大眾一個接觸並討論的空間。

 

在成長過程中,Lotte不斷因為她的體型而受到羞辱,但現在她終於勇敢站起為自己發聲。現在她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想要跳舞就跳舞(她還開了能夠幫助增加自信的舞蹈課程)。Lotte的照片和行為,鼓舞了許多和她有類似狀況的女生,她也從這些女生們那邊收到了無數的正面回饋。




Naked Giants



GRUNGE BECAUSE…

樂團第一次遇到的大危機,是鼓手Henry Lavelle打算要休學去執行大麻登山的計畫。但這項計畫因為Henry父親忽然中風而被打斷,這促使Henry冷靜下來思考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情-是和樂團巡迴。

 

自此之後,Henry和吉他手Grant Mullen,加上貝斯手Gianni Aiello一起開始了樂團的巡演。20歲就休學的Gianni,在經過樂團的創作和巡演之後,發現儘管放棄了學業,但自己的本科「科學」,其實對於自己的音樂創作有很大的影響

 

「我只想要盡我所能地發出最多的噪音、盡情地享受,汗流越多越爽快!」鼓手Henry說,「而假如這樣可以引起某一些人的共鳴,那這些人就是我生命中想要的人,他們就是我想要傳達音樂的對象。」

 

對於馬汀粉絲來說,這是個非常簡單直接且有共鳴的故事-應該要選擇相對平穩的就業道路?或者是冒著可能會失敗的風險,跟隨自己內心的熱情,選擇經營樂團這樣的一個兩難困境。

 

拒絕了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人生,選擇注入油漬搖滾態度,創作音樂,反映他們對於這個世界的想法。

 

這樣的故事會持續激勵人們,勇於追求他們所熱愛的事物。




Avie Acosta



CREATIVE CULTURE BECAUSE…

他們正在創造一個環境,讓未來另類風格的模特兒,能夠無拘束地展現自己特殊的風格,而不受性別的限制。

 

Avie出生時,生理性別為男性。但他們一直認為性別只是社會結構和時尚裡的分類。他們說,衣服並沒有內建的性別區分,「那真的就只是由無生命的布料和紡織物所組成的」。而他也喜歡被稱為「他們」(they)

 

他們在Oklahoma的一個小鎮長大,是一個「非常小」的小鎮(他們強調),而他們是小鎮中唯一一個19歲就離開家的人-儘管他們的父親認為他們一定撐不到兩周就會回來。

 

累積一段在運動酒吧超時輪班所得的積蓄之後,Avie存夠了錢,前往紐約。在人生地不熟的情況下,只拉著三個行李箱,開始了他們的旅程。在紐約「可怕但美好的」前幾周,他們積極地在社群媒體上尋找並連繫許多設計師,並且決定要約出來真實的見面對談。從那之後,他們就為另類風格的模特兒開啟了一條能夠盡情展現自我風格且無關性別的道路。

 

當他們移居到紐約後,他們蛻變(或可以說是重生)成為了他們原本的模樣,勇於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樣子。他們被專注於藝術、充滿故事性和熱情這樣藝術家形式的生活給吸引著。在模特兒生涯當中,他們是有意識的做出選擇的。